唯水清央

【爱客】乐师与花匠(AU)

*童话AU(坑掉的)第三弹
*奇怪的画风_(:з」∠)_
*啥时候写完打tag吧……

01
小爱是这一带有名的乐师。

他不光有着美妙浑厚的嗓音,还能吹得一手好曲。
不管是木笛还是竹箫。
而且他面目俊朗(“啊天哪见过他一面就忘不掉了天哪!”)
虽平日里外观正经严肃(“啊帅到无需言语。”)但其实待人待物体贴温柔(“都记得早点睡呀。”),接触过他的人,尤其是貌美的姑娘们,绝大都倾心爱慕,成团成团地,不远万里地,来到这里,挥金如土,只求小爱一曲(“他开口我就化了啊啊啊啊!”),足矣。

但姑娘们发现,传说中才艺双绝的他,演奏的从来都是专门的名家谱的名曲。

他自己谱的呐?

年长的妇女们揉揉手绢,对少不经事又好奇的少女们得意道,只有那么一首,是小爱年轻刚出道之时谱的,唯奏一回,成为了绝响。

爱慕者们纷纷感叹,越传奇越想听一次,掏心窝子地想。

妇女们突然神秘兮兮地说,那曲子小爱是为了一个人写的,是在他年轻的时候,对他很重要的人。

爱慕者纷纷感慨,哎呀哎呀,如此风度翩翩的俊公子,竟也是如此痴情。

02
白明明是这一带普通的花匠。

虽然很普通,但他是用心去爱护他的花儿的。

所以他的花儿啊,和他心灵相通,每次老板要出手他的花的时候白明明都是极舍不得的,水汪汪的双眼望着老板,就像他水灵灵的花一样。

偏偏他的花儿比别人的都水灵动人,尤其惹人怜爱,来光顾的人络绎不绝。于是老板摸摸瘪瘪的钱包,咬咬牙对水汪汪的白明明的说:“回来给你买烧饼。”

白明明立刻递上包装好的花儿。

真好养啊。不过这样单纯,万一哪天被拐跑了他就亏了啊。老板担忧地想着一些看上去不会发生的事。


03
“不就是个吹箫的嘛,有什么好。”

他拿今日第99份订花单嘟囔着,又是送给那位小爱公子的,还备注了他亲自送上门。

哼,虽然他们家没有开通快递服务,但指明送货上门还是第一次呢。
叫小爱这个名字,听上去就感觉风流无限啊。

虽然照顾了他们家生意,有了更多的烧饼吃,白明明还是有些不爽。

他这么可爱,怎么没人送他啊。

他揉了揉自己肉嘟嘟的脸。

面颊上因为被揉而泛起的红与他身边盛开的花儿相映,竟如画般和谐美好。


04
小爱特地推掉了下午东街张家的邀请,为此还安抚了那位哭哭啼啼的慕名求曲的千金好一会儿。

他在自家乐坊门后坐着,等着今日的花儿,和花的主人。

他一直都不缺送礼上门的,各路人士都送的琳琅满目的东西,其中也不乏美丽的鲜花。

第一次见到那花儿竟觉得色姿都如此讨喜,让他恍惚间好似又见到了花丛中的那个人。

他对着那花露出了微笑,随即便叫家里的侍从栽在自家空零零的后院里。

不知道是第几次让家里的侍从把那些花儿栽过去,本无一物的后院竟也是生机勃勃,春色满园。
这花儿倒是有极强的生命力,养它们的人也定是如此吧。

如果他还在,一定会喜欢的吧。

他突然起兴,想要见见那位养花人。

可城中花匠多多,他又不知是哪一位。

于是今日交待侍从去花店叫上种这花的花匠给他送上门。

05
白明明再一次确认了下对方是故意选他送快递的可能性。

他本是要去爱乐坊的,可是偌大的小镇,他竟硬生生迷了路。

“哎,您好,请问爱……”

白明明话没说完,天上轰隆隆一声巨响,那个人吓得转身就跑。阴沉沉的乌云压过来,青石板上深色麻点迅速浸润开来。

他第一反应是护住花,然后发现周围老式的店面都关上了门,竟一处能躲雨的屋檐都没有。

白明明只好抱着花儿在雨里小跑着,到一个拐弯处没注意前面的人,一下子撞个满怀。

花儿倒是没散落,那人的油纸伞扣在了白明明头上。白明明跌坐在地上,身下摔得生疼,愣在那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。

小爱看着面前白衣人坐在地上,上半身还扣着他的伞,竟觉得有趣,方才撞着人的歉疚感少了些,去拉他的手也显得犹豫。

“嘶——撞着人还不道歉,竟也不扶我下,现在这人真是冷血无情啊。”

TBC

评论(3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