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水清央

《跳出我天地》观后感

*男主第一视角,主观色彩浓重,随意写写,笑笑就好,配合电影食用更佳:)

我叫比利,普通的小男孩儿,生于英国一个靠着矿山的小村庄,有一个平常也有些不平常的家庭。

母亲在我出生后不久去世了,留下一架钢琴和一封十八岁才能打开的信,但是在我识字之后就忍不住打开读了它。大概那些是母亲就给我的仅有的念想,我一遍又一遍读着那封信,像母亲在念给我听,以至于倒背如流;我一遍又一遍弹着那钢琴,好像下一秒母亲就会微笑着出现,告诉我那个音其实高了一个八度。

父亲做了很多年矿工,母亲去世后他一直很消沉,加上社会上出的乱七八糟的事,具体我也不清楚,反正他和哥哥一起参加了罢工活动。

哥哥也是个音乐迷,大概有些像妈妈吧,但妈妈肯定是不希望他有这么暴躁的脾气。我知道他有一些珍藏的唱片,因为我全都听过,节奏感挺强,适合发泄的时候欣赏,所以哥哥也会在没人的时候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吧。

那家俱乐部。

哦感谢上帝,那家让我又爱又狠的俱乐部。我们家没有女孩子,哥哥跟着父亲上工,我就在拳击课上找寻,发掘和培养男子气概。可是自从楼下的芭蕾舞课搬上来之后,来自隔壁不间断的钢琴声太吸引人,以至于我都没躲过迎面而来的拳头,倒在地上,还有父亲失望的眼神。又浪费了一次的钱,不是么。

我看着那群白裙子的小天鹅,还有喜欢抽烟凶神恶煞的卷毛鹅婶婶。有一只友好的小天鹅邀请我去她们那一起玩,我觉得,自己还是挺感兴趣的。凶狠的卷毛鹅婶婶对我还是挺关照的,送我回家的路上她提出要我去更远的地方学习芭蕾舞。

那时我已经把脖子上的拳击手套换成了压在床板下的旧芭蕾舞鞋,被父亲发现我瞒着他像女孩子一样学芭蕾而不是男生该学的拳击,并且狠狠地吵了一架。父亲因为罢工的事脾气也很暴躁,已经不允许我去参加俱乐部。但我还是很迷茫,鹅婶婶老师对我这么好,她单独辅导我,我甚至和她分享了母亲的信。她跳舞的姿势也很优美,像一只真正的天鹅。还有她的女儿,表现得很明显,我不是很理解。但我知道,那肯定是很好的机会,意味着我要离开家,意味着需要很多钱。

我缩扒在墙角,看着和父亲激烈冲突的哥哥,有些害怕和难过。我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还要不要和他们说。我感到难过,我还和黑天鹅小姐吵了一架。对,老师和我说的那故事,黑天鹅死了,很可惜。我想着早上的情景,我会不会那天也死了呢。

我问我喜欢穿裙子的朋友迈克尔,去参加甄选的事。我觉得穿裙子很娘,但他是我的朋友,你总得理解他,而且我觉得他能理解我,男孩子跳舞并不是娘的表现。他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喜欢我,而我并不讨厌他,还能从他那里找寻到一些家庭压力下的安慰。

哥哥坐牢回来,我仿佛也坐过牢似的,我不知道真正的牢是怎么样,但家里那么难受的气氛像无数根针扎在我身上,我情不自禁地跳起来,宣泄自己的感情。即使他们把我关起来,我还是忍不住跳动。

我感受到了节奏的美妙。
我感受到了血管的奔涌。
我感受到了四肢的喜悦。
我感受到了灵魂的雀跃。

我想,我找到了我所热爱的,也许,我就是为舞蹈,为芭蕾而生的。

所以,一定是那份忘我的美好和执着打动了父亲,即使他看到我和穿裙子的迈克尔在圣诞夜一起跳舞,他还是转身走了。我觉得父亲眼里的泪不是天太冷产生的幻觉,而迈克尔为我鼓了掌。

当梦想和现实差距如此之大,当哥哥拉着不顾一切想去重新下矿失魂落魄的父亲回来的时候,我其实是想放弃的。但父亲拿着东拼西凑的钱拉着我上车的时候,我想起母亲的话。没错,母亲一定会温柔地支持我,永远与我同在。

我从未去过书中所说的首都伦敦,尽管它那么繁华,那么有吸引力。在车上我有些对未知的害怕和迷茫,但我对舞蹈的爱压在心底,困意使我很快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
一切都是新鲜而未知的。对于我来说,只有好好参加甄选才是此行的目的。光滑新亮的地板,宽敞明亮的教室,正襟危坐的评委,随机播放的配乐以及我糟糕透顶的舞蹈。实在,简直是糟糕透顶,还没开始我心里已经想着结束了。为什么还要来这种地方自取其辱,我狂躁地抓着头发,想到家里拥挤糟乱的房间,偶尔烤糊的面包,时而糊涂的祖母,母亲墓碑上的涂鸦,被砍了替煤取火的母亲的木钢琴……而他居然还在说明年再来。

没有了,完蛋了,一切都结束了,哪还有什么明年?!等我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躺在地下了。这下结束地更彻底了。

所以当评委问我跳舞的感受时,我说不知道是真的。那是无法描述的感受,只知道是无法放弃的,渗透在我的灵魂里的。

我不知道,觉得很好,有一点僵硬……但是只要一跳舞,我就会忘记全部的事情。然后……好像不存在一样,一切都消失了,我感觉到身体在改变,好像,好像里面有一把火,剩下我在那里,像小鸟一样,在飞翔。像电流一样,对,就像电流一样。

应该就是,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。

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没有那么难过和压抑了。

在我看到家里人都在那儿用期盼的眼神看着我,难得整洁的桌子上端正摆着还未开封的信。我突然觉得很平静,拿着信进了里屋。不管录没录上,我不太愿意在他们面前分享,尽管我理解他们的心情。没有人看着我,我放松下来,打开了那决定我命运的信。

……

其实那一刻我什么都没想。

我就坐在那儿,父亲忍不住推开门的时候我的思绪也像门一样被打开。

“我被录取了。”

一切都好似那么平常,像每一天,又不同于每一天。我和父亲更亲近了,这对于即将离开的我不知是好是坏。罢工运动结束了。父亲和哥哥又恢复了采矿的工作,但神采间有什么变了。当时的我并不是很懂,也许以后我会明白的。

外婆推开我的那一刻我差点哭出声。她是把她舞蹈家的梦也推到了我身上。我突然想在她面前跳一支舞,但已经来不及。我和迈克尔告了别。我很喜欢我的这位朋友,希望他也能得到幸福。和父亲的拥抱总是那么短暂又漫长,我想可能最割舍不下的就是亲情这份温暖。哥哥说了什么我到底是没听清,但我想肯定不是骂我的了吧。

从此,我将迎来我的新生活,用我的舞步,用我的激情,用我所有的爱。

在灯光笼罩的台上,展现给我最爱的人,跳出我天地,舞动漫漫人生。

评论

热度(1)